ag亚洲国际厅

中国时报社论亲中vs.亲美 五项指标大车拚

中国时报24日社论全文如下: 
  
 美国总统欧巴马于日前在金边,会见大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时表示,美中合作攸关亚太地区与世界安全繁荣,在主权和领土争议问题上,美国不会选边站,而是希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地区热点问题。 

 不过,根据欧巴马总统的二○一二年国情咨文内容,其抱持「现实主义论」观点认为,美国必须领导亚太地区,以保持经济优势地位;同时,美国将迟早会与中国在亚太地区正面交锋,角逐亚太霸主地位;国务卿希拉蕊于十一月中旬在新加坡强调,展望未来对中国关係,美国必须採取周详细緻的应对策略措施,包括提出「加强安全稳定、扩大经济机会、促进民主和人权」三大任务的新亚太政策,以发挥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尤其美国在未来必须透过保有经济优势,来维持军事战略上的领先地位。 

 目前,亚太地区主要国家对美中竞合的局面,态度上呈现两种趋势: 

 一,大多数的亚太国家都希望与中国大陆进行建设性互动,并加强在经贸上的合作,但是却不愿意表现出「臣服」的态度,同时其对于中国大陆在文化上和政治上的威权主义,仍然不时显露出相当程度的焦虑感,因此,多数亚太国家仍然希望美国能够继续留在亚洲,以有效制衡中共力量的扩张。 

 二,亚太国家最不愿面对的难题就是,当美国与中国爆发激烈冲突时,亚太国家势必要被迫选边站,而这种状况将造成亚太主要国家无所适从的窘境,因此,多数亚太国家都希望美国与中国之间,能够维持稳定一致,而且可以预测的互动关係,使亚太国家的经济发展、军事安全,以及外交政策等,都能够在稳定的架构内推动。 

 基本上,亚太国家普遍欢迎中美两国的竞合关係,能够朝向健康稳定的轨道发展;另一方面,「中国崛起」已经是客观的现实,亲美的亚太盟国友邦开始担心,美国与中国的竞逐关係恶化,可能导致其被美国抛弃或拖累。如果在未来的十年间,中国大陆的综合实力愈来愈强,而美国的综合国力逐渐衰退,则中国大陆在亚太地区拥有主导地位的可能性将大幅上升;反之,如果中国大陆在面临各项发展结构瓶颈,却无法有效地克服难关,但美国则能够从经济衰退的困局中脱身,并进一步提升其在军事、科技等优势地位。在此消长变化过程中,美国重新恢复其在亚太主导地位可能性将大幅增加。 

 随着中美竞合关係複杂化,亚太国家正陷入「战略犹豫」情境,并且密切关注五项重要指标变化,做为选择今后「亲美」或「亲中」政策路线的依据,其中包括:一,欧巴马总统处理与中国互动关係的政策立场与具体作为;二,在财政困境与删减预算的双重压力下,美国如何继续维持其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量与相对优势地位;三,美国如何面对处理台海两岸互动愈趋频密的新形势;四,美国如何发展与亚太国家间的多边自由贸易关係;五,美国如何向日本、南韩,以及澳大利亚等亚太盟国保证,美国一方面能够制衡中共势力扩张,同时也能够保持与中共的建设性合作关係,并避免与中共发生破坏性的对抗,导致亚太地区被迫捲入美中冲突的大灾难。 

 整体而言,中国大陆在未来三十年间,将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与军事大国。这种趋势已经引发美国战略圈认真思考,是否有必要在中国大陆变得太强而无法被影响之前,先运用多边架构牵制中国大陆的成熟发展;同时亚太国家亦产生焦虑感和战略犹豫,因而促使其积极规画,如何在美中竞合互动格局中,灵活地找到最有利的战略位置。 

 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而言,「中国崛起」所引发的结构挑战已经开始;亚太国家对美国领导角色虽有期待,但更怕被迫捲入美中军事对抗受到伤害。因此,美国具体落实其亚太安全战略布局的难度,将随着其综合国力衰退而明显上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