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洲国际厅

中国时报社论人口老化、孤独化 「回不去了」

套一句电视剧的台词,台湾人口结构「老化、孤独化」的趋势,已经是「回不去了」。其影响之深远,将改变未来的社会型态与人际互动,现行政策显然还没跟上新的变化,必须及早思考并规画因应策略。 

   这些年来,传统上认为是人人应有的人生模式:结婚、生育、忠于婚姻、家人照顾长者等等,都纷纷崩解,婚姻不再巩固,不婚、婚而不育、婚了又离的人数不断飙升,不肯进入婚姻或者不肯乖乖待在婚姻里的人愈来愈多。 

   依照这样的发展,随着传统家庭功能的弱化,未来社会上孤独老人的数量将日益增加,不只在健保与年金的资源上,会对年轻世代造成沉重负担,影响政府财政结构,许多孤独老人的生活与医疗照护问题,恐怕更会是一场集体噩梦。 

   行政院主计处公布九十九年人口普查结果,台湾常住人口首度女性多于男性,男、女性别比率是九十九.六比一○○。这是外配移入与常住国外如台商等多为男性的缘故。由此也可以看出,在男女对性别角色的观念出现差距下,加上大陆市场对男性的吸引力,台湾男女婚配市场呈现差距,台湾因此有相当数量的「剩女」,但其中不少是宁可享受经济独立的自在生活,也不愿进入对女性有诸多要求的传统婚姻。 

   此外,十年为计算基期,台湾人口成长率只有○.四%,创下历年新低纪录。十四岁以下幼年人口数则降至三百五十八.三万人,十年减少超过一百零八万人;老年人口增加逾五十五万人,累计人口数达两百四十四.五万人。台湾虽然不是全球最老的国家,却已经是全球老化速度最快的国家。 

   近十年来社会变迁剧烈,不婚、离婚及单亲家庭纷纷暴增。去年底台湾离婚或分居人口数高达一百零五万四千人,短短十年仳离者增加近五十五万人,成长速度超过一倍,涨幅令人心惊。单亲家庭十年内增加十八.八万户,至去年底已达五十六.二万户,增幅逾五成。 

   其实,婚姻制度及其价值出现崩解,是全球普遍的趋势。英国非婚生子女比率甚至已超过婚生子女,单身、同居家户多过于传统家庭。向来重视婚姻家族联繫的亚洲国家,同样也看到了传统婚姻与家庭模式在时代浪潮沖刷下的侵蚀与改变。这种改变,是生活型态、个人价值观、家庭观念与社会风气变化的结果,传统家庭模式已不能完全符合现代人的需求,因此趋势很难逆转,我们不能再以已经逐渐被时代淘汰了的东西来预想未来的社会样貌,既然「回不去了」,就必须往前思考。 

   一个迅速老化的社会,除了财政上会面临挑战、可能失去成长动力与消费力,年长者的照护更是一大头痛问题。上述人口普查结果也显示,目前全国需长期照护的人数共四十七万五千人,过去十年来,增加了十三万七千人,其中六十五岁以上老人高达六成五,但他们与子女同住的比率只有一半。将来这个数字只会增不会减,加上国人平均寿命延长,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照护需求。 

   如果经济基础不足,又缺乏照护支援,老来未必享福,「孤独老」的状况更值得注意。尤其男女性的收入仍有一段差距,许多女性的收入不如男性,在职场上的升迁机会也较少,以致于即使有退休金,也相对较为微薄,年轻时单身也许轻鬆自在,老年时是否能完全自给自足,风险很大。 

   对于未来人口老化与孤独化的趋势,以及对社会造成的压力,现行政策还没有予以正视。除了之前提出的「以房养老」政策,政府还没有思考过如何因应一个有大量孤独老人的社会。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房子,而且即使能用房子贷得养老金,老人的生活照护仍然需要人力。目前社福人员尚且不足,如何应付未来更加庞大的需求? 

   这不是一个可以有简单解答的问题,要因应一个老化社会的需求,是一项极巨大的工程,我们必须及早思考,从安养、住居、医疗到如何善用银髮族的职能、维繫社会功能等方面着眼,规画出完整的配套政策。让每个人都能幸福地终老,是我们今天的责任,也是我们未来的命运。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