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洲国际厅

中国时报社论人才外流不利台湾发展

中国时报30日社论--人才外流不利台湾发展,全文如下:

 最近景气改善,就业市场随之回温,「跳槽」风气逐渐盛行,社会多以正面看待。但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也扩大对台湾青年徵才,很多年轻人在高薪利诱下跳槽海外,人才外流是大问题,不利台湾发展,政府应小心面对。

 去年经济开始复甦,就业机会增多,失业率逐步下降。12月失业率为3.79%,不仅较前年同期减0.29个百分点,也是近14年来同期最低。去年全年平均失业人数45.7万人,年减2.1万人,平均失业周数25.9周,也较前年缩短0.3周,这是近年来就业市场的最佳表现。薪资统计显示,去年1到11月薪资平均4万7377元,年增3.89%,薪资虽为历年最高水準,但若扣除同期物价上涨1.26%,仍不及15年前水準。

 有鉴于此,社会已经开始有所反应。根据人力银行业者Yes123调查,公司行号与员工对今年第1季经济均抱持乐观看法,加上进入农曆年尾,有68%上班族準备于本季跳槽。而1111人力银行发现,超过9成4的上班族计画年后转职,显示转职潮即将涌现。无独有偶,这也是国际现象。跟据CNN Money1月11日报导美国状况,由职业网站Glassdoor.com对900名受访者做出的问卷显示,35%的人表示如果现僱主不给自己加薪,他们将辞职,另谋蹊径。

 自力救济的时代,用自己的力量寻找更好机会是天经地义。跳槽,乃至于到国外赚外国人的钱,都应该被鼓励。我们不应停留在终生僱用制老观念,要求员工从一而终。当企业无法给员工更好的报酬,老闆就应该检讨,为什幺不能给员工更好的收入。员工离职另谋高就,应该受到祝福,而不是诅咒。老闆应该有企业责任的观念或是企业王国的胸襟,不要一切利益据为己有,而是能给员工更好的分红,藉此建立的激励机制,也可使公司的营运更上层楼。

 但深入研究对比,却发现台湾一种独有的现象,不少跳槽者大胆放弃过去的领域与经验,「裸跳」至不同的产业及职务,预计将成为今年年后转职潮的特殊现象。1111人力银行统计,「裸跳」占26.7%,造成期望月薪反较上季下滑逾1成。显示求职者,是断尾求生,离开熟悉的环境,求新求变,宁可牺牲一时的薪水,追求未来更高的报偿。

 年轻人冒险或拓展人生经验值得鼓励,可是离乡背井到海外求职就业者越来越多,就不利国家社会的发展。因为这其中有很多都是高科技及管理人才,数据显示外移人口中专业人才占比高达61.1%,造成台湾高端人力大量外流特别严重。可是与此同时,来台就业的外国高端人才却没有增加,台湾成为高端劳力净输出国。劳动部统计指出,过去10年都维持每年2.7万人的高端人力流动逆差。

 英国经济研究机构牛津经济公司和多家跨国企业最新的集体研究《全球天资 2021》更预估,台湾到2021年时,因人才外流,加上吸引不到国际人才,恐将成为全球最缺乏人才国家。这对台湾未来的发展是很大的警讯。西方先进国家及亚洲其他三小龙,人才有流出也有流入,不像台湾如此严重的失衡。

 面对国际抢人大战,我们是遥遥落后。究其原因,台湾的税后薪水实在太低,小庙容不了菩萨,有能力的人士宁可在国际市场被选才,因此用脚投票,离开台湾。而因为我们社会的低薪及法规的限制,外籍高阶白领人力引进却呈现停滞现象。

 如何解决此严重的问题?首先,政府应该扬弃「管制」的中心思想,改以「发展」的精神,来促进主管业务的兴旺。管制是求不出错,却限制了向前的可能性。相反的,透过发展观念的实践,引才留人就更容易推动。其中关键因素综合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40%,未来有可能还要拉高到45%,这都非常不利高端人才的选择。

 本会期未竟其功的「产业创新条例」修正案,应加速通过,因为这包括企业研发投资抵减二择一、技术入股课税制度化,以及五大员工奖酬工具缓课税等三大修正方向。修正案可以鼓励公司持续投入创新研究、推动创新技术产业化及强化国内企业留才揽才。虽然有立委质疑提供企业租税优惠或许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及增加税后利润,长期反而不利国际竞争力及企业责任。但现在已经是经济兴衰的非常时期,应该有非常药方来促进经济社会进步。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