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洲国际厅

中国时报社论人才流动决定台湾的命运

中国时报廿七日社论--人才流动决定台湾的命运 全文如下:

 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在一场演讲中直言,台湾经济的闷和乱,都和人才缺乏有关;没有人才,企业要创新、转型升级根本是缘木求鱼;人才培养需要一代、约10年的时间,开放国外人才来台是最快速的方法;他更批评台湾除了政治开放,别的都不开放!

 张忠谋的直言,点出近年国内人才断层及人才荒的根本问题。台湾人民希望政府展现积极有力的领导作为,但治国人才不足,政务官平庸化结果,让政府几乎沦为救火队功能,遑论开展新政,领导台湾向前行。

 台湾经济成长过度依赖资讯电子产业出口,以及由廉价要素及效率驱动的代工出口模式,面对近年美韩国际大厂强力竞争及中国大陆等新兴市场国家业者急起直追,台商出口竞争力正快速削弱,未来唯一出路,是转向以「创新驱动」的新产销模式。但诚如张忠谋指出,台湾企业缺乏「器大识深、识广」的领导人才,也缺少可以带动企业转型升级的中层创新人才;面对前后夹击的严酷市场竞争,很多台商正处于苟延残喘的存亡边缘。

 更让人担忧的是,台湾非但人才不足,而且人才外流问题日益严重。根据中央研究院及国科会估计,近10年台湾人才赤字平均每年逾2万人,亦即菁英人口正快速流失。根据去年一份国际组织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台湾将出现全球最严重的人才短缺危机。

 「中兴以人才为本」,人才不足、甚至大量出走,一切都将成为空谈。要解决当前国内人才不足问题,根本之计在长期培养人才,但短期之策则在引进外来人才及留住本地人才。

 培养人才是企业的责任,也是政府的责任。

 张忠谋特别强调,大学毕业,才是学习的开始,他并以自身经验为例,指现在99%的知识是24岁结束学术之路后学来的。所以,企业才是培育创新人才的温床,企业主必须将人才视为资产,时时思考人才问题,提供人才培育的良好环境,才能不断创新,永续经营。

 至于政府的责任,就是要导正多年来存在国内的「形式主义」及「学位至上」的教育迷思,改善产学和供需脱钩现象,缩小高教毕业生学用落差。因此,重振技职教育是政府当务之急,也是为社会及企业培养创新人才的基础工程。

 当下国内人才已出现断层危机,光靠培育人才缓不济急,开放海外人才来台是可行及有效的捷径。但是,主管机关对开放海外人才心态十分保守,究其原因,主要是担心大幅开放外国白领人才来台工作,可能影响本地就业,因而在薪资及配套管理上层层设限,让业者望而却步。至于开放大陆人才来台工作更涉及到敏感政治问题,目前皆是引用有严格限制的大陆专业人士来台相关法规,让数量极有限的大陆人才变相在台工作。

 其实,解决开放海外人才来台工作问题,关键在心态和管理两个层面。就心态言,张忠谋特别引述1978年大陆决定实施改革开放当时领导人邓小平的谈话:「人才要开放、资金要开放、技术要开放,连制度都要开放」。面临当前人才短缺问题,台湾若没有开放的心胸和器识,只会让问题更加恶化。

 就管理层面言,对引进外国人才形式上设限及防弊措施,只是阻碍业者引进可用的人才,因此,未来应大幅改变管理方式,事后管理应重于事前审核,即可兼顾业者便利及防杜流弊。至于大陆人才引进部分,我们主张,应选择「自由经济示範区」的特定实体园区,作为开放大陆人才来台工作的试点,若成效良好,即可逐步推广。

 另一方面,留住台湾本地人才亦是迫切课题。欧洲商会指出,台湾高端人才外流问题,主因是薪资偏低。事实上,台湾平均薪资水準不仅落居四小龙之末,部分行业甚至已被中国大陆沿海城市追上;在高端人力薪资方面,台湾落后幅度更大,愈来愈多的人才被磁吸到海外及大陆。

 台湾薪资水準低,关键是在过于依赖「以大陆为工厂」、「台湾接单,海外生产」的代工出口模式,导致企业产销和国内薪资及就业脱节;但要改变此一模式,又须先创新人才始能克竟其功。这又变成「鸡生蛋」或「蛋生鸡」问题。

 所以,企业界必须有所觉悟,重视员工价值,以提高薪资刺激创新,才能提高生产力,也才留得住人才。至于政府角色,就是在产业政策及制度面上,鼓励企业培育人才及研发创新。企业和政府必须共同努力,方可纾缓人才外流问题,再配合育才、引才政策,台湾经济的未来才会有希望。

相关文章阅读